2009/06/20 (Sat) 禁锢——楔子

穆•休斯在门前站定,闭目深吸一口气,这是他多年工作养成的习惯,也许有人觉得稍嫌夸张;但他自己知道,只有这样他才能暂时抑制住这扇门背后的压迫感所影起的恐惧。
手轻碰在木质的门上,上好的木材发出沉稳的闷响,带动了房间里的空气振动。皮鞋他在实木地板上,引起富有节奏的轻响。
“……这是您要的资料。”
“嗯,放下吧,没你的事了。”
门,又传来一阵轻响,房间里立刻又静的仿佛不再有任何活动的生命。穆.休斯突然有了这样的感觉,当然这也只是仿佛;他很清楚,在深红色的木质书桌后面坐着一个优雅的男人。
是的,一个男人,一个天生带着高贵优雅气质的男人。就像是雕刻艺术家最杰出的作品,每一个细节都倾注了制造者毕生的心血。
无论是男人的动作,还是男人的外貌。
他只不过随意的靠在椅背上,米色的西服,勾勒出完全不逊于欧美的男人,迷人到令人窒息的体格;犹如钢琴家一般漂亮的手支着下巴;头发有条不虚的梳理好,即使没有落地窗的阳光映射,也黑亮的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种错觉,发色原来不该是黑色的,而是从地平线上升起的第一道阳光的颜色——耀眼的金;只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染成了黑色——就像那位堕天的圣光天使一样。
然而,最吸引人注意的……或者说最叫人害怕的是男人的眼睛,一双异色的眼瞳。大多数人在见到那双眼睛时,惊奇的瞬间也会被主人不变的温和的笑容俘虏。
其实,要说笑容并不贴切,男人是不爱笑的,只是他那双眼中会流露出微笑着的讯号,而这足以征服他们……不过,熟悉男人的人或是那些特别懂得观察的人都知道,男人眼中是没有任何笑意的,就像是寒山之上的碧潭水一样,看似幽静、美丽;只有伸手触碰了才知道,那股深入骨水的寒意。不用怀疑,男人一直都是带着他微笑着的眼睛将叛逆他的人送下地狱的。
埃尔斯•唐,明明是个东方人却有着金棕色右眼,左眼颜色却浅淡的好像是剔透得黄水晶的男人;黑道上五龙头之一,年仅28岁却已经能够让那些顽固的老头子们主动让贤执掌东区,黑龙会的年轻老大。
其手段之辛辣,做事之果断,都堪称一绝;已经不知多少次的诛杀了叛逆他的人;不仅如此,在他上任以来整改东区本来一蹶不振的经济状况,仅两年时间东区经济已经远超其他三区,紧赶中区经济水平。甚至有人传说中区的那位,已经决定打算将埃尔斯•唐作为他的继承人。
“其实,就算中区那位不这样做,以这位先生不愿寄人篱下的性子,也会去抢这个位子的吧。何况,也不知道这位先生是否等得到那一位主动让贤呢?”
至少,穆.休斯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凭借的理由,就是穆.休斯唯一一次在看到他的上司,想得到什么的时候,在眼中一闪即逝的精光。
虽然只是一瞬但那足以叫人不寒而栗。
狂妄的,势在必得、不折手段的执着……对着中区那位出现在眼前的时候。
只是他不知道,那双妖瞳现在不加掩饰的满眼的狂妄,锁定在他亲手送上的资料上或者……是资料上的那个人。
“黑,人称黑豹;属东区唐洵管辖。代号豹子……”

醉臥紅塵 | trackback(0) | comment(0) |


<<禁锢——第一章 | TOP | 【转】赛巴斯酱的使用方法>>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yingsushang.blog126.fc2blog.us/tb.php/5-57c9f7a1

| TOP |

About me

罌粟殤~劫

Author:罌粟殤~劫


長袖展。臨風舞。
舞一曲烈火。
看足紅塵冷暖。
玉釵斷。青絲蕩。
止一夜悲歌。
聽聞雲雨突來。
怨怎盡。憂尋方。
紅顏一宿逐流水。
唯有瑤琴化風塵……

Number

Time

Music

Guest book

文章

类别

月份

留言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