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0 (Sat) 希望(咎狗之血同人)【SHIKI X AKIRA】

“已经是春天了啊……”明仰望天空说道。
不知不觉间,又过了一个季节,当风吹过天际,带来的已经是春天温暖的感觉,以及飘散在空气中的一点点清香的味道。
距离他们逃出丰岛已经五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追杀志木的人已经越来越少;直到今天,明才忽然感觉到,那些曾经终于变成了回忆,尘封在记忆中。
这五年来明和志木躲躲藏藏,到过很多地方。有些地方他们只驻足了一会儿,有些地方他们住了很久,但是无论到了哪里,在明的心里那都只是一个并不重要的经过之处;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地方是特别的,那个承载了他许多记忆,挚友安眠的土地。所以五年之后,他和志木又再一次回到了最初的地方,他们相遇的地方——丰岛。
现在,已经不再叫做丰岛了。“第4区”成为了政府统一日本后,给他的命名。
曾经的腥风血雨,曾经的所有残酷的过往,都随着那个仿佛虚幻的身影的死亡宣告终结。
“N。”明轻声地发出声音。
这么多年过去了,明终于在记忆的深处重拾起那些被强迫压制的画面。阳光下,白皙的皮肤仿佛透明一般,淡茶色的头发温柔的盖住下面那双淡蓝色的眼珠。就像是脆弱的玻璃制品——精美又缺乏生机。
记得那时候自己许诺要在再次见面的时候握住他的手。也许那样以后他的结局会变得不一样,那个人的一身都充满着不幸,他的那份虚无其实是一种绝望;甚至放弃了求救的念头。可是……直到最后,他都没有完成约定,就和另外一个约定一样。
“志木,我们回来了呢。”心里徒然一惊,不想让志木发觉他的沮丧,明微笑着说道。
“……”预想中的沉默,明再次挂上微笑,推着轮椅往前走。

明就这样走了很久,在已经找不到记忆中样子的街道上前行,身边不适有一些人经过。他们脸上洋溢的是幸福的笑容,战争已经离他们远去。对于这对不协调的路人,他们也只是投来许些疑惑,更多的是释然和鼓励的神情。
推着轮椅的青年拥有着俊美的外表,嘴边是如同这春天的风一般温暖的微笑。望向轮椅上的另一个青年的眼睛极尽温柔;只是在抬头看向四周时又看到很多、很多寂寞。
他轻声地对轮椅上的青年说着许多话,可是从头到尾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在说着,轮椅上的青年至始至终都没有回应一点点。
太过空虚,仿佛是精致的人型木偶。
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黑色的头发和白净的肌肤形成极大的反差,漂亮的睫毛下面是一双转眸间难以形容的眼睛。观察许久,终于觉得那双眼睛宛如秋天的红叶——美丽却悲伤。用尽生命的华丽,陨落后却叫人心酸。
一个寂寞的人和一个失去了生命意义的人啊。
可是看着他们的身影,却忽然有了流泪的冲动。有一种感觉,他们会这样一直走下去,互相扶持,互相搀扶着;在任何艰难面前他们都能这样缓缓地前行,一直到一个人离开,或者让死亡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请问一下……”忽然俊美的青年上前来,“嗯……”

明搔搔脑袋,犹豫着想开口询问一下地名,丰岛的变化太大,让他已经很难找到想去的地方。只是,五年前的记忆中的地方,现在反而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询问。
“我想去一个……嗯……五年前还倾倒着许多楼房的地方,嗯……那里有一块空地,有一棵很高的枯树……”
看着被自己阻拦下来的中年人,明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比较好,最后也只能放弃的向对方道歉,五年前处于一片混乱的丰岛,最后一战的地方,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想要再去看看,那个人会后安眠的地方。告诉他,即使志木已经不会在说话了,他也是可以获得幸福的,只要有希望,他们就能够走下去。
可是,要怎么寻找那里才好呢?想到这明又是一阵沮丧。
“你说的那个地方已经没有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说的应该是沉睡公园吧,只要往前走,第一个十字路口向左转走下去就是了。”
“咦?”明猛然抬起头,“你是……”
眼前的人,两鬓都已经白了,但是那个懒散的口气,吊儿郎当咬着香烟的样子。即使过了这么久明也一下认了出来。
“大叔!”
“哟,好久不见,明。” 源泉微笑的走上前,抬起右手摸摸明因为震惊没有躲闪的脑袋。
“那时候,就没有再见面了。还好吗?”
“嗯……还好。”
“呵呵,长大了啊。”源泉莫名其妙的说出这一句,望向明的眼睛里分明充满了父亲对远归的儿子表现出的欣慰。
“啊?”明不明所以的抬起头。
“没什么,要去沉睡公园的话,跟我走好了,反正我顺路要去那边。”源泉扬扬手里的文件袋,有意地望了眼坐在轮椅上没有任何反应的志木。
战后,源泉留在了丰岛,现在是一名自由摄影师。直到现在明也不明白为什么源泉要到丰岛做情报屋的工作,以他的能力分明可以在更安全的地方赚钱,然而他执意留在丰岛,即使在战后他也回到了这个地方。
“已经结束了那么久的时间了啊。”源泉眼神迷茫地望着不远处的公园入口说道,“就是那里了。”
“嗯……谢谢了,大叔。”虽然不明白源泉的神情是怎么回事,明还是礼貌的答谢。
“哪里,举手之劳……”说完,源泉又点起一支香烟,灰色的烟从燃烧的烟头上升起,飘飘渺渺,像在追思某个人一般消散在空气中。
“那个人……一生都充满了不幸,其实……并不是他的错呢。”
“咦?”明奇怪的回头。
源泉忽然笑了,望着明露出了释怀的笑容:“也许他所希望的恰好是这样安静的沉睡,明……去看看他吧,他一生都是寂寞的,至少除了老头子,也需要你们去看望他啊。”
“大叔……你说的是……”
“Nicole……才是他的名字。”源泉在包里掏了很久拿出一样东西。
“我一直带在身边,希望有一天能够还给你。我想这也是他的希望吧。”
递过来的是一把军用匕首,明认得它。五年前明就是带着他来到丰岛的,更久以前是N送给他的。但是在那个时候遗失了。
“我还以为,再也找不到了呢。”明怀念的拿过匕首,没有什么重量的刀身,细长的轮廓,带着装饰性的设计,在刀身根部刻着无法解读的文字。
“啊,我也该走了。”源泉摸摸脑袋,“明有机会我们去喝一杯。”
至始至终,源泉没有提起志木的任何话题。
明知道是因为凛的关系,凛是志木的弟弟;当年志木毁了凛的一切,最后夺走了凛的生命。
源泉对凛有着不一样的感情,也许这让他无法对志木释怀。就连当年逃出丰岛后,在志木依旧清醒的时候,他曾经也介意过这件事。
为了变强,不惜牺牲一切,感情、至亲……
“明……”渐渐走远的源泉,突然叫住了明,“那把匕首上的文字的意思是……希望。”
明呆呆地望着源泉走远,直到源泉走出他的视线以后才低下头看向手里的匕首:“希望吗……Nicole……”

明推着轮椅走进了公园。
记忆中这个地方应该是一片空地,四周是破碎的建筑物,空地中央有一棵干枯的大树,下面是一块一人长的石头,N或者说Nicole就沉睡在那里。
而现在满眼的绿色很难看出当年的景象,明慢慢走着,一直沿着小路走到尽头,才看到那块似曾相似的石头。
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照下来,在石头上斑斑点点的落下些金绿色的光点。横卧的石头上,很显眼的位置被人深深的刻上一个字母N,其意义不言而喻。
“呐,志木,Nicole在天堂会得到幸福吧……”
虽然明并不相信神的存在,但是因为那个人给人的感觉的关系。
“也许只有天堂能够收留他的灵魂。”明不仅这样想。
“……”
没有的到回答,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树梢,落下“沙沙”的声响。
“志木!”明突然激动的转过身,双手撑在志木两侧,居高临下的望着志木。
“你醒来好不好……”不经意间语气带上些乞求的味道。
“五年了,已经过了五年了啊……战争已经结束了。”
一直以为自己可以一直坚持下去,即使志木从此不再和他说话,不再用他那个可恨、刻薄的口气嘲笑他,再也看不到他霸气、骄傲的笑容。
现在,明觉得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什么希望,和活下去的勇气;现在看来不过是自己的逃避罢了。从志木对外界不再有任何反映的时候开始,五年来的坚持,让他已经开始绝望。
回到曾经他们相遇的地方,即使拒绝还能够想起第一次见到的志木,绝对的强大,绝对霸道的男人。
举手投足间尽是执掌天下的王者之气。
不止一次,明后悔那时候阻止志木对N发起的进攻,如果自己没有阻止,如果志木没有像N说得那样输掉的话。
也许……也许……
“不对!不是这样的,那不是真正的强大啊!”
明蹲了下来,将额头靠在志木的膝盖上。
“我记得的,我记得那时候……那件房间里连接的下水道,那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尽头的黑暗,不知道希望在什么地方。是你一直作为我的支柱往前走的啊。”明说到这,眼泪很没志气的又流了下来。
偶尔夜深的时候,明就会想起那时的下水道,耳边传来的是地鸣的轰隆声,什么也看不见的通道里,只有志木的手执着的传来让他安心的提问,带着他往前走。
不知道是否有出口,不知道这条路会通向什么地方,只因为有志木的存在,明才能这样安心的走下去。
“生命的意义什么的,失去了可以在继续寻找啊!只要身体里的血液还在流动,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明极力嘶吼,这是第一次他对志木如此大声的说话。他不想在看到志木这样仿佛是人偶般的坐在轮椅上,无论他说什么如何鼓励都不会有回应。
明抬头吻住了志木,一直逃避的自己,在回到这里后终于将一直掩盖的伤口掀开来。
“你……输了。”那个人的话如同诅咒一般在耳边响起,志木的灵魂碎片已经被他带走了,连同他的生命,和丰岛的一切悲剧。
“志木……你说话啊?想过去那样职责我的懦弱啊。”
眼泪流的更凶了,如果是以前志木一定会嘲笑他这种没有志气的变现。可是现在,他只是安静的坐着,随着明的摇晃轻摆着脑袋。任由明趴在他的身上大哭起来。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

“对不起……志木。”时间流逝很久,太阳也渐渐想着地平线移动。
“我们会去吧。”明起身拉紧志木身上的衣服,将匕首放在志木的手中,推着轮椅走出了公园。
抬头望去,他们归家的路上太阳如血般红艳,照在身上却以外的温暖。
“很漂亮呢……志木,就像你的眼睛一样。”明习惯性地低下头看向志木。
太过耀眼的光线一瞬间晃过明的眼睛。
“……希望吗……”
“……”
太阳终于快要降下地平线,街道被染上金色。夕阳下两个身影被拉的好长、好长。好像是要表明他们曾经一起走过多长的路一样。虽然忧伤,却将两个人的身影是融为一体,变得很温暖。
明没有看见,因为在他的眼中,有一道比夕阳更美丽的红色在闪耀。那里有他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今生一定不会忘记的温柔。
明的身影,就倒映在里面。

鏡裡喧囂 | trackback(0) | comment(0) |


<<【转】赛巴斯酱的使用方法 | TOP | 和你说再会 (鬼畜眼镜)【佐伯X御堂】>>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yingsushang.blog126.fc2blog.us/tb.php/3-ae617dfa

| TOP |

About me

罌粟殤~劫

Author:罌粟殤~劫


長袖展。臨風舞。
舞一曲烈火。
看足紅塵冷暖。
玉釵斷。青絲蕩。
止一夜悲歌。
聽聞雲雨突來。
怨怎盡。憂尋方。
紅顏一宿逐流水。
唯有瑤琴化風塵……

Number

Time

Music

Guest book

文章

类别

月份

留言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