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7 (Sat) 如果……依旧 善弥的秘密

如果……故事依旧,我们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在闲暇的时候聚在以前,午餐也好,聊天也好。不用害怕什么,不用去思考什么。
别人的秘密我们小心的猜测,却不打算去征求答案。

如果……故事依旧,我们只是普通的高中生,在闲暇的时候聚在以前,午餐也好,聊天也好。不用害怕什么,不用去思考什么。
别人的秘密我们小心的猜测,却不打算去征求答案。

“所以说,善弥很奇怪啊,明明是大一年的学长,为什么一直到我们班上来。”睦咬着吸管不停抱怨。
风把游泳池里消毒水的味道吹上来,夹杂着水泥的味道。
“嗯……”蓉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他也不擅长和善弥交往,实在不明白他在想什么,常常做些很奇怪的事情,就连上课在他眼里也像是在玩乐。
蓉司看向一旁的哲雄,他靠坐在护栏下面,眼睛却不知道在看什么,呆呆的出神。
黑道的背景让人不敢轻易接近他,但是……如果本人喜欢凑上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啊咧……大家在这里啊,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话说魔王降临。
睦惊吓一般抖了下,就连含在嘴里的饮料也不小心呛进喉管。
善弥没有穿着校服,而是异常显眼的服饰;从他们坐的位置隐约可以看见背后写着勇者无敌之类的东西。短裤配上夹脚的拖鞋,看起来就像去海边游玩一样。
“你这是什么服装啊!”睦咳了几声,把手里的饮料包装盒砸了过去。
“不好看吗?我很喜欢哦……”善弥躲开包装盒,不在意的笑笑,跑到两个人身边。
“一起吃午餐吧。”善弥放下手里抱着的便当盒,“今天吃的是寿司,我让他们做了不少的刺身哦。”
蓉司突然有了不妙的感觉,善弥拿出来的便当盒很大,异常的大。
怎么看,都是足够四个人,不……也许更多人吃的分量。
“我们来野餐吧,今天天气很好哦。”善弥笑着说,在别人的眼里看起来却很奇怪。
“来野餐吧。”
“这个地方?”睦瞪大眼睛说。
“对。”
“这个时间?”午休时间已经快要结束了吧。
“对。”善弥献宝似地打开便当盒,“将将将~~~~善弥特别要求,寿司盒……”
“别开玩笑了,这个时间吃什么寿司。”对食物特别热衷的睦却没有好脸色的吼道。
善弥透过单眼望向睦,眼睛里面好像被抛弃的小媳妇一样委屈:“你不喜欢吗?难得我还很期待的说……野餐。”
空气里有着某种说不清楚的尴尬。
蓉司不怎么办的望向哲雄,虽然好像有点不关他的事,但是好朋友和……平常常常来往的人吵架,自己什么都不做……可以吗?
“……味道不错。”被期待的人这样说,仔细一看的话哲雄不知道什么时候抄走了部分的便当盒,拿起一个刺身塞进嘴里。
“哲雄……嗯。”嘴巴里被塞进某个东西,反射性闭上嘴,刺身的味道在口腔里化开,很柔软。一定是价格很贵的高级寿司。
被喂了食物。
“别吵架了,来吃吧……这些高级的寿司别浪费了。”哲雄这样对两个人说。
自顾自拿起了第三个。
“……”睦狠狠地盯着哲雄,尴尬的气氛好像当然无存。
“好吃吗?”善弥依旧笑得很纯真,“我很喜欢这里的寿司哦,果然野餐就要吃寿司才对。”
放弃了和睦对峙,既然有人喜欢善弥的寿司,他也高兴地跑到一边和哲雄说话去了。
“睦……也来尝尝看吧。”
“……”
觉得自己的同伴也被魔王的寿司征服了,不知道说什么好的睦盯着蓉司递过来的寿司,最后不情不愿的接过来放进嘴里。
“反正都要吃……本少爷就不客气了,我一定要吃夸你,让你没有的吃。”睦大吼一声,扑向便当盒。
“呵呵……”
“睦……”
“……”
屋顶上依旧是欢笑不断,在没注意到的时候,铃声响起,但对于正在野餐的人来说,这都不算什么。

所以善弥依旧是很神秘的存在,从各方面来讲。

“喂……善弥学长,你的眼罩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吃过寿司,睦接过蓉司递上来的茶说。
“这是秘密哦。”善弥收起便当盒,笑的很开心。
“小气。”也许是被寿司收买了,睦对善弥说话的口气也安分了许多,他拍拍手从地上站了起来。
“就算你主动跟我说,我还不见得想知道,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真睦打算离开,善弥的笑容让他觉得很烦躁,好像自己被什么戏耍了一样。
“啊……小心。”睦踏出的脚不注意撞到蓉司的膝盖上面,哲雄眼疾手快的扯开蓉司,才让他不被睦踩到。
不过可怜了睦,中心不稳的时候,又被哲雄移开了支撑物。
他脚下不稳的扑了出去。
“哇……”
嘭,咚咚……
便当盒被撞出去老远,砸在护栏上弹了回来撞在地上。
“啊……痛痛痛……”睦艰难地爬了起来,鼻子在混乱中撞上什么不算硬但也不软的东西。
手里好像还有什么……睦低下头,摊开手掌。
上面抓着一个黑色的眼罩。
很熟悉的眼罩……好像是善弥的。
“哦呀,哦呀……小睦很热情呢。”熟悉的嗓音,却说出没有听过的语气,有些冷酷,但更多的是戏弄的腔调。
“咦……”睦猛地抬起头,“善弥……学长。”
还是那个人,穿的还是那么没品的衣服。但是有什么不同了。
善弥的眼睛里面没有之前那种让人琢磨不定的懒散。而是更冷酷,更……让人恐惧的东西。
善弥伸出手将落在眼前的头发潦到后面:“可以起来吗?你压的我很痛。”
“……”睦手忙脚乱的爬起来,眼睛却一直盯着善弥没有移开。
这个时候的善弥看起来很诡异。
没有奇怪的语气,没有懒散不明所以的动作。
很正常,很不苟言笑……却看起来很恐怖。
“呵呵……有什么值得你这样一直看着我?”善弥踏前一步,手捏住睦的下巴迫使他抬头,“你知道你这个样子很诱人吗?”
吻……不由分说的落下来。
很快就移开来。
“我知道了,他是你的宠物……不过我们是一体的不是吗?你的……也是我的……哎……我知道了,先就这样吧。”
善弥自言自语说了一通话,他皱起眉头叹了口气。放开了睦,顺手拿走了他手中的眼罩。
“那么……就先这样吧,我们有机会再见。”
善弥好心情的对着睦飞吻一个,拿起地上的便当盒,转身走下了楼梯。
“哲雄……这是怎么回事。”蓉司回望将自己抱住的人。
哲雄只是摇摇头,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本能觉得这样的善弥很恐怖。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回过神的睦大叫。
所以……善弥的秘密……至今也是个密。

柒柒捌捌 | trackback(1) | comment(9) |


| TOP | 现在……是故事开始(第三话)>>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2/11/05 16:20 | [ 编辑 ]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2/11/05 16:20 | [ 编辑 ]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2/11/05 16:20 | [ 编辑 ]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2/11/30 18:45 | [ 编辑 ]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3/02/01 04:48 | [ 编辑 ]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3/02/01 04:48 | [ 编辑 ]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3/02/01 04:48 | [ 编辑 ]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3/02/01 04:49 | [ 编辑 ]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2013/02/01 04:49 | [ 编辑 ]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yingsushang.blog126.fc2blog.us/tb.php/24-1dfba142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1/03 14:11

| TOP |

About me

罌粟殤~劫

Author:罌粟殤~劫


長袖展。臨風舞。
舞一曲烈火。
看足紅塵冷暖。
玉釵斷。青絲蕩。
止一夜悲歌。
聽聞雲雨突來。
怨怎盡。憂尋方。
紅顏一宿逐流水。
唯有瑤琴化風塵……

Number

Time

Music

Guest book

文章

类别

月份

留言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