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28 (Mon) 现在……是故事开始(第三话)

傍晚时分,太阳的颜色将街道都染红,人群随着街道向前流动;电车的轰鸣声还在耳边回响,哲雄站在月台上等候着电车。
两边的风景渲染成金色,房屋的影子在光线下呈现出纯粹的颜色;像是在哀悼太阳的降落,逆光中的剪影带着难以形容的忧伤。这都是再熟悉不过的风景,但是今天看上去却有些不同。
因为错过了下班时间,车站上并没有平时挤满人的景象,阳光不像这个被文明污染的世界那样势力,余辉公平的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别站的电车经过,又响起一阵轰鸣,哲雄不禁想起曾经在电车里回想起来的记忆。
那是谁呢?纤细的身体,柔软的头发,白色的仿佛是透明的肌肤。递给他的面包总是不肯收下,看起来也没有好好吃过饭。

傍晚时分,太阳的颜色将街道都染红,人群随着街道向前流动;电车的轰鸣声还在耳边回响,哲雄站在月台上等候着电车。
两边的风景渲染成金色,房屋的影子在光线下呈现出纯粹的颜色;像是在哀悼太阳的降落,逆光中的剪影带着难以形容的忧伤。这都是再熟悉不过的风景,但是今天看上去却有些不同。
因为错过了下班时间,车站上并没有平时挤满人的景象,阳光不像这个被文明污染的世界那样势力,余辉公平的洒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别站的电车经过,又响起一阵轰鸣,哲雄不禁想起曾经在电车里回想起来的记忆。
那是谁呢?纤细的身体,柔软的头发,白色的仿佛是透明的肌肤。递给他的面包总是不肯收下,看起来也没有好好吃过饭。
那时候他叫了一个名字,等察觉的时候已经忘记了,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为什么会想起这样一个人?
哲雄想不明白,随着时间这段记忆也随之淡忘了。只是在今天,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他又想了起来。
“到XX的电车到站了,到XX的电车到站了,请退到黄线以后,请不要拥挤……请不要拥挤,有序上车。”
踏上电车,随着微弱的晃动,楼房快速的后退;影子像走马灯一样晃动,像极了流窜在世界上的孤魂,游走人世;什么才是生存的意义,或者是追求什么?这些都不明白。
就像自己一样。
哲雄自嘲的靠在电车的门上。在别人看来光鲜的成绩下面,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盲目。越是耀眼的阳光,背后的黑暗就越深沉。
哲雄就是过着这样的人生吧,至少他是这样觉得的。
迈步向前坚定的走着,却不知道要走到哪里,一刻也不能松懈;沿着既定的道路向前进,却不知道哪里是终点;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一刻也不松懈,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休息。
……不。
哲雄换了一个姿势,想到了什么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有一个人是不同。
初次见面的时候,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戒备、不信任,可是相处之后,却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本能的想要亲近他;这样的自己是否很奇怪呢?
直到那天……在露台上遇见他。
和想象中一样,纤细的身材,柔软的头发,白皙的仿佛似透明的皮肤;没有好好的吃饭,中午只喝一点饮料,给他的饭团他没有接受,而是逃跑一般地走掉了。
记忆中的家伙……一定是像他那样的一个人吧。
崎山蓉司。
“叮……XX站到了,XX到了。”
这一站要经过一个商业区,上车的人立刻便多,车内也显得拥挤起来。哲雄随着人群走到车厢靠后的地方。
不多时间空气也变得浑浊起来,哲雄环起双手站在角落里,电车里拥挤异常;而有些人也会乘着这个时间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哲雄冷眼看着这些,如果说这就是人类的话,那么他觉得也许自己并不算是一个人类吧。
“嗯……”
突然一个不易察觉的声音飘了过来,声音不大,但是哲雄还是听到了。
因为是太过熟悉的声音。

回家的路上想起自己的充电器坏掉了,虽然不情愿,蓉司还是决定走一趟商业区。已经答应给悠司打电话,如果不做到的话,自己这个做舅舅的实在说不过去。
但是……果然在商业区,无论是什么时间都挤满了人。
跟着人群挤上电车的蓉司头痛的想。
浑浊的空气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喂,大叔,让开一点啦。”
被身边的人推了一下,蓉司身形不稳地撞到车壁上,嘴里闷哼出声;一阵熟悉的昏眩感袭来,身子控制不住的滑下。
但很快却被人给接住了。
沉稳的心跳声隔着衣料传了过来,一抹香甜的味道随之萦绕在鼻翼。
蓉司不由自主地抓住这个人的衣袖,虽然觉得有些失礼;但他还是将自己的重量交付过去。
环在他背上的手,下滑到腰上,却没有推开蓉司,而是温柔的触碰。指尖透过来的热度仿佛有魔力一般,让冰冷的身体逐渐暖和起来。
“还好吗?”湿润的气息喷在耳边,引起身体一震颤栗。蓉司抬起头看向近在咫尺的脸。
“城沼先生。”没想到帮助自己的人会是他。
看着蓉司露出这样没有防备的脸,哲雄突然蹦出“可爱”的字眼。看惯了他对谁都淡漠的表情,这样呆愣的样子好看的,让哲雄有了想要保持下来的想法。
脑袋空白也只是一会儿的工夫,电车不稳的晃了一下,提醒蓉司现在的尴尬。
“那个……城沼先生,请放开我……给你添麻烦了。”说着蓉司伸手想要推开哲雄。
“等等,”哲雄偏过头在蓉司的耳边说,“人这么多的地方,小心一点,我担心你……你看起来还很虚弱。”放在蓉司腰上的手紧了紧,纹丝不动地维持着扶住蓉司的动作。
担心……因为我看起来不健康吗?
说不出的别扭感在心里盘踞。蓉司发现不知不觉中整个人都趴在哲雄身上,涨红了脸。碍于身边的人,他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能将脸尽量避开哲雄,僵硬地站着,祈祷这样的煎熬快点过去。
靠在车壁上,哲雄心情很好地分担了蓉司的体重。
突然理解那些在车上做某种事情的人,手臂强势地控制住蓉司的行动;哲雄在蓉司不易察觉的角度勾起嘴角,虽然不太了解自己的心情是什么,只是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从怀里的人身上传来一阵很香甜的味道。
不像是香水味,若隐若现;却是让哲雄心情很好的原因,不仅让哲雄萌生就这样一直下去的想法。
电车穿过隧道,夕阳一瞬间射进车厢内。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转过脸看向窗外因为空气变了形的太阳。
“很漂亮呢。”哲雄感慨道。
“……嗯。”蓉司愣了一下,没想到哲雄会在两个人靠在一起的情况下说这样的话。
“我……”
“嗯?”
“除了家人,我是第一次和别人一起欣赏夕阳。”
“喜欢吗?夕阳……”
“嗯……很温暖的感觉。”
“……这是我第一次觉得夕阳很漂亮……”哲雄微微皱起眉头说。
“第一次?”
“嗯,我不喜欢夕阳,感觉上……夕阳下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所以……这是第一次觉得夕阳很漂亮。”
哲雄低下头看着蓉司,慢慢笑了:“也许是因为第一次和认识的人一起看的原因吧。”
尴尬地别过眼,蓉司不由地心跳加速。哲雄的脸长得很端正,明明是不爱笑的人,笑起来格外的好看。不知道为什么会因为一个男人的微笑脸红,蓉司抿了抿嘴说:“为什么,我们要谈论这个……”
“不知道……”哲雄再一次望向夕阳说,金色的光线照在他的脸上,让整个人变得若和许多。
偷看哲雄的蓉司突然有了不妙的预感。
都是夕阳的错……他想。

“XX站到了,XX站到了……”车厢里响起报站员的声音。
“那个……我到站了。”蓉司轻轻推拒着哲雄,这一站的人已经不比之前的人多,如果被人注意到了,必然不好。
“你在这里下车吗?”哲雄看着站牌,似曾相识的地方,他松开放在蓉司腰间的手,转而握住对方的手腕,挤过人群,下了车。
“咦?”
“……怎么了?”
蓉司盯着哲雄说:“城沼先生也是这里下车吗?”
哲雄继续盯着站牌,专注地方法要从上面发现什么一样。
“不……我在后一站下车。”
“那位什么……”蓉司问。
“我送你……”哲雄将蓉司拉出人群,放开了他的手,“你看起啦很虚弱……”
没有想到哲雄会这样回答他,蓉司一言不发的别过脸。
“那……走吧。”半响蓉司开口说。

柒柒捌捌 | trackback(1) | comment(0) |


<<如果……依旧 善弥的秘密 | TOP | 各方面来说,让人深思的国产动画>>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yingsushang.blog126.fc2blog.us/tb.php/23-da6d0527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2012/11/03 14:11

| TOP |

About me

罌粟殤~劫

Author:罌粟殤~劫


長袖展。臨風舞。
舞一曲烈火。
看足紅塵冷暖。
玉釵斷。青絲蕩。
止一夜悲歌。
聽聞雲雨突來。
怨怎盡。憂尋方。
紅顏一宿逐流水。
唯有瑤琴化風塵……

Number

Time

Music

Guest book

文章

类别

月份

留言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