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9 (Fri) 和你说再会 (鬼畜眼镜)【佐伯X御堂】

“再见了……御堂桑。”
黑暗里就这么惊醒过来,克哉睁开眼,手习惯性的抚向左边。
手就这么停在空中,左边什么都没有。
也对,御堂已经醒过来了,从现在开始,已经不需要他了。梦里,克哉对御堂说了再见,然后抬脚走出御堂的家。而自己在离开的那瞬间清醒过来,拒绝离开。
几个小时以前,没有预兆的御堂对他说了话。虽然口吃不是那么清楚,却条理清楚的表达了他的意思。
以康复需要人照顾的名义,克哉留在了御堂的家里,住进了客房。
“没有……被赶出去呢。”克哉自嘲的说。
即使是这样,克哉也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般,不愿放开。
不知什么时候变成爱情的孤魂鬼的。
也许在发现自己爱着御堂的时候,也许是御堂不在回应的那瞬间;或者在更早的时候……在那个骄傲的身影跌进他的眼中的时候。
其实,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懂得爱的自己,只会伤害爱上的人。让喜欢的人堕落到自己的身边,其实现在想想,为什么会有这样绝对的想法呢?因为曾经遭到背叛,所以爱人的方法,只有独占,让他的世界里只有一个人,让整个世界的名字都变成佐伯克哉。这样自己才会觉得安全,却还是没有把心情告诉那个人,直到无法挽回的现在。
克哉忽然觉得黑暗中的客房是那么的寒冷,能将一切都冻结住,自己的心中也许一直只有毁灭的想法,毁了爱着的人,才会真正的得到他。
所以会选择监禁、虐待御堂,所以在发现御堂的异样的时候,任然狠下心挥动鞭子,所以在御堂失去意识的时候那么细心的照顾他,却从来没有期待有一天御堂会醒来,所以……在看见御堂醒来的时候,回想着……如果你一直睡下去该多好。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克哉无法抑制地笑着。
笑够了,将头埋进手臂里,隐约还能感觉到御堂的味道;在日夜不间断的照顾中,自己的身上沾染上了御堂的味道。克哉感到一阵满足,就像动物会在自己的地盘中留下自己的气味一样,自己的身上留下了御堂的味道,就好像自己变成了御堂的一样。
“御堂桑,如果我会这样独占你,会毁了你;不如就让你来独占我好了。”克哉走下床慢慢穿着衣服。仔细,一丝不苟的穿好衣服,打开了房门。
克哉站在御堂的房门前,看着黑暗里紧闭的门,就像看见一道他永远翻不过的高墙一样;他被囚禁在高墙的这边,已经失去了自由。
“再见了……御堂桑。”
克哉喃喃地说,转身向着大门的方向走了过去。
在脚迈出大门的瞬间,克哉觉得自己的心中那份爱情剧烈的撞击了一下,不舍、不甘、无奈、绝望、痛苦……憎恨,一一过滤。
直到耳边传来铁门上锁的声音,克哉才真实的体会到:御堂他终于决定要放手了。
——*——*——*——*——*——*——*——
半夜的街上看不到一个人,即使是御堂家所在的繁华区也是一样。克哉踏着积雪往前走,慢了半拍才发现天上下起了大雪。
路灯下,雪花印出点点的剪影,就像是跳舞的小丑一样,嘲笑这个孤魂野鬼。
地上是克哉慢慢前进的影子,孤单的身影在寂寞的大街上游荡,拉长后又慢慢缩短,然后又被拉长。克哉麻木的看着,因为这里没有别的观众欣赏。
所以克哉脱下伪装,只是单纯看着地上的人表演——失败的闹剧。
你是谁?
不过是个感情失败的人,曾经失去的是友谊,所以选择了逃避;沉睡之后醒来,又用另一种方式,再次失去心爱的东西。
不知道什么时候,克哉走到了地铁站,回过神来,耳边传来电车经过的轰鸣声。
克哉抬起胳膊,看见手里的车票。
原来是要回那个已经一年没有踏足过的家啊?
就像小孩子一样,受了伤就往家里走,因为在自己的世界里,才能舔舐自己的伤口。
可是最后一班电车刚才已经开走了。
“我在干什么啊?”
“你在干什么!”
寂静的夜就这么被一个慌张地声音打破。
“御……御堂桑?”克哉吃惊地回头,望着身后出现的人。
白色灯光下,御堂稍显狼狈地站在检票口处。他的身上还穿着入睡的睡衣,脚上穿着居家拖鞋。靠着检票台的身体不知道是因为才醒来无法自如控制,还是因为寒冷,瑟瑟发颤。冻得发紫的嘴唇轻轻咬合着,映着苍白的脸看起来很是可怜。
“啊,是我,你在干什么。”御堂口气不佳的说着。
“这是我的台词吧,御堂桑。”克哉脱下大衣快步走向御堂,隔着检票口的栅栏,将御堂抱紧怀里,“这么冷的天,你在干什么?”
“我看见你,要上电车,但是却发呆一般站在那里……”御堂的头被蒙在大衣里,身影听起来闷闷的。
“所以?”克哉好笑的说着,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你不会是意味我是要寻短见吧?”
“……”
“喂,喂……不会是真的吧。”克哉将会怀里的头拉出来,看到的却是咬着唇,默默颤抖,不甘心的脸。
“为什么要走,你要去哪里?”御堂皱起眉头说。
“……不知道”
像是关上了愉快的闸门,克哉恢复了之前的淡漠,慢慢地说。
“……”
“……”
空气又一次变得沉寂,克哉这才注意要,之前是他们认识以来第一次自然,没有算计、反感的对话。一时间突然升起了留恋的心情。
“为什么,穿成这样就跑出来了。”克哉提御堂拉好衣服,就像不久前才做过的那样。
“我以为……我以为你要走了,因为……你说再见。”御堂低头看着替自己整理衣服的手,“没有想过,就追出来了,没有带门钥匙,想回去……却进不去。”
克哉一愣,突然意识到什么,开始闷闷地发笑,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
似乎是要赶走了隐逸一样,克哉开怀的大笑,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克哉索性一次性笑够了。
“有什么好笑的?”御堂尴尬别过脸,不由地开始在克哉怀里挣扎。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克哉锁紧了怀抱,把头也放在御堂的肩上。
御堂僵硬了一下,但是慢慢地,承认了什么一般,也放松下来,靠在克哉身上。
“笑……因为我发现了一件事情。”克哉将手伸进大衣的外套包里,慢慢摸出一样东西。
那时一张白色的磁卡,御堂家的磁卡钥匙。
“我只带着这个,买电车票的钱,已经用掉了,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了。”
只带着你家的钥匙,想要回去的,只有有你存在的地方。
“……”
“……”
“回去吧。”
“嗯。”
——*——*——*——*——*——*——*——*——*——
“没想到你会追出来,受伤了么?”克哉将御堂拥在怀里,回头被路灯拉长的影子变成了一双,无论是变长还是变短,都看起来那么自然而且温馨。
“站不稳……摔了一下。”
“……”
“哇!你干什么,佐伯!放我下来。”
“受伤的人,别说话。”
“……”
“为什么要走?”
“……忘记我,忘记以前做得那些事情,你变回以前的样子,这是你的愿望吧。如果是你希望的,我会离开。”
“哼。”
“怎么?”
“那样对待我,你就打算这么离开,赎罪么?”
“呵呵,本来是那么想的,但是我现在后悔了?”
“什么?嗯……佐伯……嗯,哈,嗯……”
“……”
“放……嗯……”
“……安静一下。”
“……”
“……”
“……”
“冷么?你在颤抖。”
“……不……”
“撒谎,明明那么冰了……没关系,回去以后,我会让你温暖起来的……用我的方法。”
“你这个家伙!”
“我喜欢你,御堂桑。”
“……”
“你的回答呢?”
“……我也是。”

鏡裡喧囂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希望(咎狗之血同人)【SHIKI X AKIRA】 | TOP | 雨天(鬼畜眼镜同人)【佐伯X御堂】>>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yingsushang.blog126.fc2blog.us/tb.php/2-973ea944

| TOP |

About me

罌粟殤~劫

Author:罌粟殤~劫


長袖展。臨風舞。
舞一曲烈火。
看足紅塵冷暖。
玉釵斷。青絲蕩。
止一夜悲歌。
聽聞雲雨突來。
怨怎盡。憂尋方。
紅顏一宿逐流水。
唯有瑤琴化風塵……

Number

Time

Music

Guest book

文章

类别

月份

留言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