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26 (Wed) 七夕贺文 如果……依旧之乞巧节篇

如果故事依旧,我们都只是普通的高中生,等到夏日将要结束的时候,偶尔会产生些感伤的感觉。夏天就要结束……意味着我们将全身心投入到升学的紧张中。其实……这样也好,没有离别,没有别的烦恼……平凡却幸福。

如果故事依旧,我们都只是普通的高中生,等到夏日将要结束的时候,偶尔会产生些感伤的感觉。夏天就要结束……意味着我们将全身心投入到升学的紧张中。其实……这样也好,没有离别,没有别的烦恼……平凡却幸福。

“呐……蓉司,周末……我们去看祭奠吧。”
睦打来电话邀请蓉司一同去看东寺举办的乞巧节祭奠。
“听说今年的祭奠会放烟花哦,一定很漂亮,一起去吧……你回去吧。”
“周末吗?”
“是啊,是啊……夏天就要结束了,要乘这个机会好好玩才行哦,夏天的回忆……夏天的回忆……”
“可是……我……”
“对了,要穿浴衣哦,蓉司……祭奠一定要穿浴衣……一定。”
睦在电话里兴奋的说。
“可是……我没有浴衣哦。”
“啊……”
电话那头传来睦不满的声音。
“可是祭奠一定要穿浴衣啊。这是夏天的回忆啊。”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嗯。”
挂上电话,蓉司吐出一口气,夏天就要结束了呢,蓉司望向窗外,月亮缺了一角,挂在还没有完全陷入黑暗的天上,染上了模糊的颜色,有些飘渺。
“祭奠吗?”
小时候去过祭奠,那时候是和父母……还有姐姐一同去的。
只是……事故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
也不会再有人陪着去祭奠了。
“叮咚……”
“来了。”
蓉司收起心思,走到门前。
这个时间回到他家来的……除了出嫁的姐姐以外,就只有……
“晚上好,蓉司。”
“……城沼。”看
到门外的人,蓉司自然地让出空间让人进来。
“晚上好。”
“母亲……母亲让我带一些炖菜过来……你,吃饭了吗?”
“……啊,还没有。”
虽然想要说吃过了,只是……在哲雄面前,怎么也不想撒谎。
“果然,蓉司……为什么你就不好好记得吃饭呢?”
哲雄皱起了眉头。
“对不起……”
面对哲雄的问题,蓉司觉得自己永远也只有道歉的份。
“因为还不是很饿。”
哲雄叹了口气,摸摸蓉司的头。嘴里却表现出不满。
“就算不饿也要记得吃饭啊,我……”
几句话被哲雄咬进嘴里听不清楚。
“什么?”蓉司忍不住想要抓住难得显得躲闪的人。
入手却是湿润。
“这是……”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来;阴暗袭来,将夏末的阳光遮挡在雨帘之后。就连空气感觉上都变得阴霾,明明还是夏天,这个时间天就完全阴暗下来,蓉司皱眉头想。
“你没带伞吗?”
“嗯,没有想到会下雨。”
将炖菜放在桌子上,哲雄并没有在意自己湿润的衣衫,而是转身走近了厨房。
“你这里还有饭菜吧。”
说着拉开了冰箱,确定了饭菜后,又一样一样从冰箱里拿出来,依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
“不说这个了,城沼……你先去洗个澡吧,会感冒的。城沼……城沼……”
哲雄却没有理会蓉司的意思,熟练地安排着蓉司的晚餐。
“听我说啊!哲雄!”
“我在听。”
“……”
真狡猾。蓉司想,明明就是想让自己他的名字。
“总而言之,你先擦干一下吧,会感冒的。”
“没关系,这点雨不会让我感冒的,但是你……先吃饭再说吧。”
拿着毛巾却被哲雄礼貌的推拒开了,蓉司也显得许些不高兴。
“我不饿,不想吃……你去洗澡,马上去。”
“你先吃饭。”
“你去洗澡……”
突然,不等蓉司反应过来,哲雄就将看起来气鼓鼓的蓉司整个人拖进了怀里,环抱住。
随之而来的,是耳边的一阵叹息。
“我要确定你吃了饭才行,你……你总是不会照顾自己,明明身体不好,却总是记不到吃饭。”
“我真的不饿,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我会担心的。”
“……”
哲雄低头用下巴磨蹭蓉司的发顶,发丝间露出的耳朵泛起些红润。不擅长这样的言语,哲雄固执地将蓉司圈在怀里,只希望他不要看到自己的窘态。
空气里……就连差劲的天气带来的压抑也消失掉了。
“……先吃饭吧,吃完饭……我去洗澡。”
“……嗯。”
######
“啊……”
已经留哲雄这么晚了,蓉司这样想着。
却还还是将哲雄替换的衣服找了出来,送到浴室里。
“城……哲雄,我把衣服放在这里了,你先暂时穿我的衣服吧。”
会不会小了一点呢?哲雄那小子可是长的很结实的……果然应该让他放套衣服在这里吗?
那样不就是等于默认他可以在这里……我在想什么啊?
哗!浴室的门被人拉开。身体也跌进温暖的怀抱。
“什么……”
“嘘……”
被哲雄抱住,水汽一瞬间将两人包围,就连蓉司也被水沾湿,衬衫贴在身上,透出他纤细的皮肤色泽。
“嗯……放开我……嗯,嗯……哈。”
“等一下。”
哲雄就着拥抱的姿势将蓉司拖进浴室。
吻从额头开始,轻触间经过眼帘、鼻尖、脸颊,最后停留在嘴唇;从轻到重逐渐渗入到口腔里。
“哲……哲雄,放开我,你想……哈,嗯……做什么?”
“……”
没有回答,哲雄只是固执地吻着蓉司;手指探入衬衫在期待的身体上轻触,沾染上水的身体变得更加的光滑。
“哲雄……住手!”
“嘘……安静。”
吻变得激烈,就像是……哲雄的感觉。
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蓉司只能这样想。
很快哲雄身上泡沫已经沾上蓉司的身体,被推倒在浴室里,困在哲雄双臂里,就连挣扎的空间也变小不少。
为什么这个家伙总要默不作声的做这样的事情呢……并不是讨厌……甚至有些眷恋,这份温暖。
被拥抱间,蓉司这样想。
“哈……嗯,哲雄……”
被困在这里了,蓉司模糊的抓住哲雄的手臂。
不愿意挣扎,不想逃走。
“……蓉司。”
被呼唤,就像是被需要着。
不同于姐姐那样血缘间的需要……而是……是什么呢?
在意识模糊之前,蓉司思考着,直到哲雄吻上他的唇。

“蓉司……蓉司。”
嗯……谁在叫我?
“蓉司……喂,醒醒……”
“嗯?”
哲雄……对了,刚才在浴室……
“你这个家伙,又是这样……嗯……好痛。”
“……”
不期待哲雄会道歉,蓉司艰难地爬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在了床上,一个不稳又倒了回去,却是被某人接进怀里。
抱住蓉司的哲雄顺手将被子盖在他的身上,手也没有缩回来,只是在蓉司的腰上,慢慢地推拿。
“……嗯。”
酥麻感慢慢散开,蓉司闭上眼睛,接受着哲雄的按摩,这是哲雄在道歉。相处了这么久……对他……蓉司已经了解了很多。
“野兽一样的家伙……”
“蓉司……这周末的祭奠,一起去吧。”
“……不行啊……对不起。”
“……为什么?”
“我……睦已经约了我去,而且我并没有浴衣……那天,我也不想去,人太多了。”
“……是吗?”
哲雄叹了口气,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衣服后,离开了。
“哲雄……”
想要叫住哲雄,却在他起身的时候听到了他的叹气,很轻……却能够感觉到其中的失望。
屋子里回复了安静,屋外雨已经停了下来,虽然有了雨水的滋润,但是温度还是夏天特有的燥热。
而蓉司却有一种冰冷的感觉。
“哲雄……”

结果……这两天哲雄都没有来学校上课。
生气了吗?
但也不会不来上课啊……难道是感冒了?因为那天……
不知不觉,已经做过了站台,电车驶向哲雄下车的车站;想要见他,想要确定他的健康。
夕阳将屋外景色的影子,投进电车里,快速移动的影子让蓉司感到一阵烦躁。
讨厌那种为别人担心的感觉……为某个人担心,不是想要得到任何回报,只是担心着,盲目地烦恼着;除了姐姐以外,为了某个人……
蓉司想着。
反应过来时,已经走到哲雄家的门前。
看着门牌上“城沼”两个字。
蓉司踌躇着是否转身离开。
“哦呀,这不是蓉司君吗……找哲雄吗?”
回头,伯母就站在那里。
“啊……您好……伯母……”
“呵呵,谢谢你来看哲雄,呵呵……那孩子……这两天都待在家里,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平时我上班很多时候都管不了他了,请你一定要好好和他相处哦。”
伯母温柔的说。
“呵呵……看我,怎么站在路上说话啊,进来吧……留下来一起吃饭哦,伯母今天要做拿手好菜哦。”
“那个……嗯……”
“上次的炖菜你还喜欢吗?”
“嗯,很好吃哦……谢谢。”
“呵呵……真是个好孩子呢……哲雄在屋里哦,去找他吧。”
“……啊,是……”
夕阳展映下的走廊漂亮的有些晃眼。
纸门隔不了阳光的侵入,看起来很漂亮,哲雄就在这里,不像他的屋子那样阴冷,这里充满了阳关,即使是即将落山的太阳,也依旧普照。
“哲雄。”
纸门被拉开,哲雄吃惊的盯着站在阳光里的人。
“蓉司……你……什么时候来的?”
在门口和伯母说了那么久的话,他却没有听到,到底是在干什么?
“刚到,在门口碰到伯母,是他让我进来的。”
“是吗?”
“那个……你在干什么?”
“啊……那个……”
“咦?”
阳光被遮挡住,一下之后,哲雄已经将蓉司抱进了怀里。
“这个是……”
墨色的底……翠竹印在上面。
“这件浴衣……”
“送给你……蓉司……一起去参加祭奠吧。”
“咦?这个是……”
“我把我自己的一件浴衣改成了蓉司的尺寸。”
“咦?可是你怎么知道,应该做多大?”
“因为蓉司身上……我都知道。”
“你……嗯”
蓉司羞愤地抬头,却是迎上哲雄落下的吻。
“我……想要和蓉司一同去参加祭奠。这样也有浴衣了吧。”
“……”
阳关很漂亮,一吻结束,蓉司睁开眼看着近处的人,想到的是这句话。
阳光下的哲雄看起来很美。
“阳光下的蓉司……看起来真的很美。”
“哲雄……”
“一起去,好吗?”
“……嗯。”

当阳光最后一点余辉也沉浸下去。祭奠的灯笼也点燃起来。
各色的小摊前陆续排上人群。
“我要去钓金鱼,还要玩射击,对了要去买棉花糖,然后……”
“睦……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看到了睦站在路边数着活动还没有主要到他,蓉司只有笑着叫住他。
“蓉司……哦!!是浴衣呢……呵呵,蓉司穿浴衣真的很好看啊。”
睦转过脸就看到穿着浴衣的蓉司,笑着将之间的计划全部丢到了一边。
“啊……这个是……”
“啊!城沼哲雄!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啊……”
在看清蓉司身后的人,睦立刻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
“因为帮蓉司穿浴衣……而且约好了一起来祭奠。”
“什么?穿……穿……穿,你这个家伙,怎么能够这样,而且我也约了蓉司一起去祭奠,你这个家伙,到一边去。”
“是我给蓉司准备的浴衣……”
“啊……”
“你们两个……等一下。”
看到场面即将无法控制,蓉司想要劝阻,却无从下手。
“啊呀……那个不是小蓉蓉吗?小睦也在……”
“咦……这个声音是。”
听到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本来生气中的睦惊了一下。
“善弥君……咦!”
善弥从车上下来,鲜艳的服饰,在灯火的照耀下很让人注意。
“喂……善弥君,那个衣服是……”
“好看吗?”
“是长振袖吧。”
哲雄并没有多少吃惊,安静的说出善弥衣服的款式。
“为什么你要穿这个样式的衣服啊。”
睦尖叫着,吸引来更多的人关注。
“因为很适合我。”
善弥穿的是一件红色的长振袖,绣着的也是漂亮的红色樱花,华丽的让人觉得炫目。
可是……穿在善弥身上……真的很怪异。
“真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啊。”
“呵呵……呐,小睦……我穿着好看吗?”
“一点也不……不要靠近我。”
“小睦……”
突然,一声尖锐的声音升上天空。
“啊……妈妈,放烟花了。”
嘭……五彩的烟花在空中炸开,变成漂亮的花朵。
“真漂亮。”
一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就连一直吵闹的两个人也停了下来,看着天上的景色。
“蓉司……”
“嗯?什么……哲雄。”
“很漂亮呢……”
“是啊……果然……来祭奠是对的,谢谢你。”

如果故事依旧,我们的人生就像烟火一样虽然短暂、平凡,却足够绚丽;就不用再苛求更多,像烟花一样燃烧自己的青春,欢笑、哭泣……都只为在乎的人们。生命中有那么一些人,遇见后,将改变自己……不由自主的去想念,不由自主的去注意……无可奈何的爱着。

鏡裡喧囂 | trackback(0) | comment(0) |


<<狮子王主题曲 | TOP | 银时还是很帅的,帅哥都是当男公关的料= =+>>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yingsushang.blog126.fc2blog.us/tb.php/19-09222c9f

| TOP |

About me

罌粟殤~劫

Author:罌粟殤~劫


長袖展。臨風舞。
舞一曲烈火。
看足紅塵冷暖。
玉釵斷。青絲蕩。
止一夜悲歌。
聽聞雲雨突來。
怨怎盡。憂尋方。
紅顏一宿逐流水。
唯有瑤琴化風塵……

Number

Time

Music

Guest book

文章

类别

月份

留言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