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4 (Fri) 现在……是故事开始(第二话)

真正开始工作之后,蓉司发现它不过是个一成不变的。无论以前是如何期待着工作,如何期待着能够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的生活;当真正开始工作时,才发现它是那样的枯燥无味。
就像他的生活,总像是缺少点什么。缺少……一个……无法言喻的东西。
也许是一件事,也许是一个物品,也许是一种心情……也许是一个人。
就像是拼图中的一小块拼图片,因为失去了它,再完美的生活都有着缺陷。
而那一块拼图,他可能已经永远失去了。
如今,当他回到曾经居住过的城市,走进好多年没有人回来过过的房子。除了陌生……他没有别的感觉。
陌生的屋子,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陌生的生活……失去的记忆,就像流水一样,一去不返。

真正开始工作之后,蓉司发现它不过是个一成不变的。无论以前是如何期待着工作,如何期待着能够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的生活;当真正开始工作时,才发现它是那样的枯燥无味。
就像他的生活,总像是缺少点什么。缺少……一个……无法言喻的东西。
也许是一件事,也许是一个物品,也许是一种心情……也许是一个人。
就像是拼图中的一小块拼图片,因为失去了它,再完美的生活都有着缺陷。
而那一块拼图,他可能已经永远失去了。
如今,当他回到曾经居住过的城市,走进好多年没有人回来过过的房子。除了陌生……他没有别的感觉。
陌生的屋子,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陌生的生活……失去的记忆,就像流水一样,一去不返。
“崎山君?”
“啊……在。”
“还在做吗?已经到吃饭的时间了哦。要不要一起去?”
蓉司看着自己还在做的工作,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放下:“嗯……我带了便当的,等把这里做完以后我再去吃饭。”
“是吗?”女同事失望的说,“……别错过吃饭的时间哦,这里食堂的咖喱饭很好吃的,下一次一起去吃吃看吧。”
“嗯,好……对不起。”
“不……请别介意。”
目送女同事和同伴一同离开,有一点不太明白她们眼中的那些失望的意义;也许自己在无意识中做出了很失礼的事情,不善于和人打交道的蓉司,直到她们离开心里也觉得别扭。
心烦意乱。
蓉司突然不想再继续工作了。
保存了手中的数据资料,他站起身来。
从抽屉里拿出自己在便利超市买的便当,蓉司看了一下并没有什么胃口。又将便当放回了抽屉;走出办公室,蓉司一边盘算着将便当带回家里当作晚餐,一边从自动贩卖机里选了一盒饮料。
这个时候办公室里已经没有别的人了。
没有生气的房间里,到处是书本、资料和纸张,看起来格外杂乱无章。透过玻璃门蓉司的目光聚集到一个方向。
玻璃门隔开了一个单独的空间,那是名叫城沼哲雄的一个男人的办公室。
蓉司对这个人的第一形象不太好。冷漠的脸孔,没有什么感情的眸子,太过冷漠的人;和自己……却意外的相似。
只是自己是因为不太懂得与人相处,而他是拒绝与人相处。
这样一个觉得熟悉,却又陌生的人,成为了蓉司在工作之余,唯一习惯于去关注的对象。
收拾的井井有条的办公室;总是很快批阅完毕并做出抉择的文件……都被蓉司所关注。城沼哲雄每天早上会很早到公司开始工作,喜欢喝不加糖的黑咖啡,总是喜欢深蓝色的西装,手腕上带的是——的男士手表。
不知不觉蓉司已经很熟悉这个人的一切。
很不可思议,明明是很少有交流的两个人,而蓉司已经单方面的熟悉对方。
意外的,他发现城沼哲雄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想法,他的关心总是在人不容易察觉的地方表现。随着时间的推移,蓉司已经不那么排斥城沼哲雄了。
蓉司慢慢在无人的走廊上踱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通往露台的门后。
上去吧,蓉司想。
没有了继续工作的心情,反正是休息时间了,偶尔去露台吹吹风,也是在这个城市里,对于习惯忙碌的人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
推开门,初夏的阳光刺目的让人很容易就感觉到自身的寒冷。
用不了多少时候,蓉司也融入了这片温暖之中,蓉司用手遮住阳光,半眯起眼睛;意外地发现屋顶上已经有人了。
城沼……哲雄
有着棕色头发的人转过头,望向蓉司,然后又转了回去。他看着楼外的风景,仿佛风景对他的吸引力远胜过来人。
蓉司一时间不知道是离开,还是留下来。
握了下拳头,蓉司举步向前迈去。
“中午好,城沼先生。”
“……中午好。”哲雄又转过头看向蓉司,而这一次他并没有错开眼睛。用毫无感情的目光审视蓉司。
不善于应付这样直接的审视,蓉司移开了眼睛。他举起手里的饮料凑到嘴边,喝了一口盒子中的饮料。
“你……中午就吃这个吗?”
“咦?”蓉司转过头看向哲雄,看着他平静地盯着自己,让人捉摸不透刚才的话是不是他说的。
要找点什么话说才行,蓉司这样想,慢慢地开了口:“……城沼先生都是到屋顶来吃午餐的吗?”瞄了眼哲雄手里被咬了一口的方便饭团,蓉司引上哲雄的目光。
“你中午就吃这个吗?”哲雄意外地执着于这个问题,他指了指蓉司手里的饮料盒。
“嗯……是,”蓉司看看盒子回答,“我没什么胃口。”
“可是,你看起来很虚弱。”
一直微凉的手滑过蓉司的脸颊,蓉司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那是哲雄的手。
而哲雄已经放下了手,只是望着蓉司。半晌他将手里未开封的饭团递给蓉司。
“我……我不要。”蓉司摇摇头,想问哲雄为什么要那样碰他,但是想想自己又不是女人,这样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拿着……吃掉它。”哲雄的声音不容拒绝,固执地把饭团递到蓉司的眼前。
“真的不用了。”蓉司还是摇摇头,他抬起眼触到哲雄的眼睛。
那里不知是不是以为阳光的关系变得柔和,甚至可以说是温柔的眼神。
蓉司突然震了一下,不知道为何哲雄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不由得退了一步,下意识地想要躲避。
哲雄举起手,想要触碰蓉司的脸。
蓉司又退了一步,他并不是讨厌哲雄的触碰,只是现在的哲雄和他关注中的哲雄大不相同;陌生感让他想要逃走。
他也的确那样做了,穿过大门,快步走回办公室里自己的桌前上。看着凌乱的桌子,蓉司的心里也变得混乱。
####


鏡裡喧囂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寿屋将发售N家三款游戏蚊香眼扭蛋 | TOP | 现在……是故事的开始(第一话)>>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yingsushang.blog126.fc2blog.us/tb.php/13-6148c6a4

| TOP |

About me

罌粟殤~劫

Author:罌粟殤~劫


長袖展。臨風舞。
舞一曲烈火。
看足紅塵冷暖。
玉釵斷。青絲蕩。
止一夜悲歌。
聽聞雲雨突來。
怨怎盡。憂尋方。
紅顏一宿逐流水。
唯有瑤琴化風塵……

Number

Time

Music

Guest book

文章

类别

月份

留言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