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4 (Fri) 现在……是故事的开始(第一话)

大学毕业后,哲雄进入了国内一家有名的制药公司工作。
做事认真严谨的他很快在公司中得到上司的认可,离开大学不到两年时间就已经小有成就;深的部门经理器重,在距离公司不远不近的中高档地段买下了公寓。但是即使拥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的事业,也没有让哲雄感觉到归属感。
“什么时候也把女朋友带回家来吧。”偶尔在与家里通话的时候,母亲会这样说道。
这样陌生的,没有任何依恋的感觉,是因为没有女朋友吗?哲雄不仅这么想。
身边主动靠近的女人不算少。但是,就算这样,哲雄也没有去找个女朋友的想法;就好像他的心里已经有个人占据了所有的地方,只是哲雄自己并不知道。
难道自己真的是这样无意识的爱着某个人吗?
哲雄思索着,可是在自己的记忆里并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除了失去记忆的那段日子。

大学毕业后,哲雄进入了国内一家有名的制药公司工作。
做事认真严谨的他很快在公司中得到上司的认可,离开大学不到两年时间就已经小有成就;深的部门经理器重,在距离公司不远不近的中高档地段买下了公寓。但是即使拥有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的事业,也没有让哲雄感觉到归属感。
“什么时候也把女朋友带回家来吧。”偶尔在与家里通话的时候,母亲会这样说道。
这样陌生的,没有任何依恋的感觉,是因为没有女朋友吗?哲雄不仅这么想。
身边主动靠近的女人不算少。但是,就算这样,哲雄也没有去找个女朋友的想法;就好像他的心里已经有个人占据了所有的地方,只是哲雄自己并不知道。
难道自己真的是这样无意识的爱着某个人吗?
哲雄思索着,可是在自己的记忆里并没有这样的人存在。
除了失去记忆的那段日子。
哲雄一直是知道自己丢失了一些记忆的,那那些日子里有某个对自己来说特别的人,也不无可能。
不过,让人失望的是:无论哲雄怎么去回忆,怎么去寻找;自己都想不起那时候的事情,记忆像是被人从身体中拔出一样——明知道失去了一部分,但是怎么也填补不了,空荡荡的。
看着昔日高中的风景,分明是熟悉的地方,却觉得陌生。
少了许些碎片,不完整。
那是哲雄工作以后,最后一次踏遍高中校园后的感觉。
沉闷的痛楚,
“喂……哲雄君,哲雄君。”
哲雄拿在手里的笔在纸上画出一条黑色的线,他惊醒地抬起头。
“呵呵,很少见呢,哲雄君会发呆。”
说话的是哲雄的上司,一个温和却十分有能耐的中年男人。
“十分抱歉,上村先生。”
“没什么,年轻人偶尔失误一下也是正常的,哲雄君平时就是太完美了,我这个做上司的都会感到有压力呢。”
“哪里……”
哲雄微颔首说道,很快他注意到另一个人一直跟在上村先生的身后人……一个陌生人。
那是一个黑发的20多岁的年轻人,现在这个年代,这个年龄的男生会留着整齐的黑发,真的是很稀奇的事情。
哲雄就是天然的棕色头发,陪着他小麦色的肌肤,看起来健康而充满活力。
而眼前的人则不然,黑发下面是白皙的近乎透明的皮肤,不仅让人怀疑这个人有没有好好的吃过饭,好像随时都会昏过去一样脆弱。
在黑色的额发下面那双玻璃珠一样的眼睛却透露出戒备的光芒。
“他是崎山蓉司,是公司新招的计算机技术员,从今天开始在你的手下工作。这位是哲雄,是你的前辈,跟着他好好学习哦,他可是个很好的教科书呢。”
中年男人半开玩笑地说,然后排排眼前这个男人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崎山蓉司……

高中的时候蓉司因为被卷进暴力时间从屋顶掉进游泳池里,醒来的时候已经什么读不记得了。从那以后记性也开始变得很糟糕了,医生说是因为落入水中受伤,脑部受到冲击造成的,也许一生也就这样了,或者有一天能够有所好转。
用了很久的时间,蓉司才记住那个总是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的女人,是名为姐姐的存在。之后有姐夫……还有一个外侄。
这就是这个叫做崎山蓉司的所有的家人。
父母听说在很久以前就死亡了,后来姐姐结了婚,虽然自己已经是一个人生活了,但是因为身体不好,一直都是由姐姐家支付住院费和学费的,现在又遇到这样的事情。
“对不起。”
这是蓉司在能够开口说话以后的第一句话。
给姐姐添了很多麻烦,而如今为了照顾蓉司,姐夫还辞掉了在城市里的工作转而到乡下一个清闲但是能够更好的照顾蓉司的地方。
为了不再给姐姐添更多的麻烦,蓉司努力的进行复检和学习;这一切的成果,就是蓉司的身体虽然和正常人来说还是很糟糕,但是比起过去已经健康了许多。而且成功从当地的一所大学毕业,回到了曾经居住的城市,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感觉上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生存规则。
但是……好像总是有什么被遗忘了。
事故之前的记忆,蓉司已经无法找回来了;以前在学校里的事情,以前的朋友……这些记忆他都失去了,听说曾经自己也有一个走的比较近的友人,但是住院期间蓉司总是昏昏沉沉的,所以并没有发现有谁来看望他;之后因为搬家离开了那座城市,现在也无法记起那是怎样的一个人。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得而知。
“蓉司……”
不用回头蓉司也知道那是姐姐的声音,会这样温柔叫着他名字的也只有他的姐姐了,姐夫会叫他小弟,悠司会叫他小叔叔。邻家的老奶奶会叫他崎山君。
所以会温柔的叫他名字的只有他的姐姐。
“又在看夕阳么?”
“嗯。”
“还在想以前的事情吗?”
“啊……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蓉司在看着夕阳的时候眼神总是很温柔,是想起什么过去的事情来了吗?”
“没有……只是……”
“只是?”
“看着夕阳,就觉得很怀念,好像在哪里也看过这样的夕阳……很温暖,让人安心的夕阳。”
“那一定是和重要的人一起看的夕阳呢。”
“大概……是吧。就像现在和姐姐一起看夕阳一样……很温暖。”
“明天就要到公司上班了吗?”
“是啊。”
“希望上司是个和蔼的人啊。”
“嗯……我记得上司的名字叫做……”

“喂……哲雄君,哲雄君。”
有那么一下子蓉司有一点走神,带自己来见上司的经理的呼唤声才让自己回过神来。
蓉司抬起头,就看见眼前男人的样子。
不苟言笑的外貌,强壮的身体,蓉司有这种感觉这个男人一定不爱微笑,而且不善言谈。但是却会让人觉得很可靠,值得依赖。
城沼哲雄……
####

鏡裡喧囂 | trackback(0) | comment(0) |


<<现在……是故事开始(第二话) | TOP | 圭贤的七年间的爱>>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yingsushang.blog126.fc2blog.us/tb.php/12-937ee4ba

| TOP |

About me

罌粟殤~劫

Author:罌粟殤~劫


長袖展。臨風舞。
舞一曲烈火。
看足紅塵冷暖。
玉釵斷。青絲蕩。
止一夜悲歌。
聽聞雲雨突來。
怨怎盡。憂尋方。
紅顏一宿逐流水。
唯有瑤琴化風塵……

Number

Time

Music

Guest book

文章

类别

月份

留言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