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9 (Fri) 雨天(鬼畜眼镜同人)【佐伯X御堂】

天空很阴霾,雨水没日没夜的下了好几天,就连空气里都有了潮湿的味道。
楼下的花被雨水淋湿,然后洗净尘埃,最后……被雨水打的失去了活力;雨……好像还没有停止的意思。
因为下雨,克哉哪里也去不了,他坐在窗子边,打量着这个被雨水浸泡的城市。窗户让传来寒冷的触感,雨水被玻璃隔绝,却隔绝不了它的寒冷。
温差让克哉不禁颤抖了一小会儿。
水沿着玻璃滑落,形成了粗粗细细不断变化着的河流。倒映出这个城市的建筑;像万花筒一样变幻着形态。
耳边,是积水成河流动的声音。哗哗直响,像是在低语一个故事,克哉知道里面有一个,是属于他的……还有一个人,也在故事里面。
因为独角戏,太孤单了。
会有这样的自己,不正常……一定都是……下雨的错。
就这样,伴着雨声睡去。

孝典,走到窗边,那里已经有人先到了。看着蜷缩在角落的克哉,御堂轻轻地靠近。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呢?
孝典觉得自己一定是脑袋坏掉了。才会这样盯着他看。才认识的时候,直觉这个家伙将会自己的天敌;被他欺负,被他伤害,而到头来自己却没有办法去恨他。
就像现在,他毫无防备的睡着,而站在这里的自己,只是想静静靠着他……就像这样伴着他睡去。
一定都是……下雨的错。
窗外,还在落雨。
灰暗的天空就像哭泣一样落着雨水。如果天有感情……那么他会因为什么哭泣呢?
孝典不知道,也不想去思考,只是茫然地望着天空。
天空泪流成河……被打散的绣球花随着河水流进地下到,孤单的流进无尽的黑暗里。
孝典转头看向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视线开始变得模糊。
你的梦里有我吗?
一个人沉睡……没有梦的世界,会让人心碎。

克哉感觉到一个温热的体温靠近,熟悉的味道,即使闭着眼也知道会是谁。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小心翼翼,是想要偷袭吗?那么也掩藏一下气息啊,老远就听到了……脉搏的声音,这么的……这么的……忧伤?!
孝典叹了口气,算了……这辈子就当是还他的债吧。何必去逞强呢?早就输了……输了身,也输了心。孝典回头,打算离开窗台,找个地方去休息一下吧。
下一秒,却被扑倒!?

“你干嘛?”
“怎么了?”
“你在说什么?我在看雨……该死的下雨天,哪里都不能去。”
“……有什么关系,下雨的话,就陪我睡觉吧。”
“谁要陪你睡觉……滚开!”
“要是能逃脱,你就试试……”
“算了……”

“佐伯……从刚才开始两个小家伙就没有吵架了。”
“……嗯。”
“他们一直都吵得很厉害啊,怎么……突然多没声音了。”
“清净点不好吗?”
“等……佐伯,你又在干什么!”
“做下雨天……应该做的事情啊。”
“……放开我……我去看看他们在干什么。”
“切。”
“……”
“怎么了。”
“佐伯,雨停了我们出去散步吧。”
“……好吧,不带上他们吗?”
“不用,难得他们那么安静的相处。”
“?”
客房里,两只宠物缩在窗台上……入睡。

鏡裡喧囂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和你说再会 (鬼畜眼镜)【佐伯X御堂】 | TOP |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yingsushang.blog126.fc2blog.us/tb.php/1-91bbc73d

| TOP |

About me

罌粟殤~劫

Author:罌粟殤~劫


長袖展。臨風舞。
舞一曲烈火。
看足紅塵冷暖。
玉釵斷。青絲蕩。
止一夜悲歌。
聽聞雲雨突來。
怨怎盡。憂尋方。
紅顏一宿逐流水。
唯有瑤琴化風塵……

Number

Time

Music

Guest book

文章

类别

月份

留言

Link